莫日木

铁盾【痛感】2

就在史蒂夫不断沉浸在自己的回忆的时候,他已经抵达了被朗姆洛袭击的生物与化学的安全局。看着被破坏的建筑物冒着青色的毒气,以及被击碎的玻璃碎壳到处都是。史蒂夫知道,他绝对不能让对方先行一步,于是迅速地打趴不远处的敌人。

“队长,楼上和外面总共有7名敌人。”展开机械翅膀从不远处降落的猎鹰,按了下自己的护目镜的按钮,快速地扫描了整个被袭击的楼层。几乎在毫无松懈的一刻,山姆在跳跃到地面的时候,也随机地踢倒一个企图偷袭的敌人。“好吧,6名。”

“山姆!”同时抵达的旺达,用念力将敌人射杀她的子弹全部抵御后,便用念力将对面的敌人甩向旁边的猎鹰。

“很好,5名!”山姆一拳干掉了飞过来的物体,无奈地看了旺达鲁莽的动作一眼。

“旺达,还记得我们之前练习的模式吗?就照我们之前练习的模式进行。”史蒂夫将甩出去的盾牌重新接回到自己的手上后,走到了山姆和旺达的附近。“相信我,你可以的。”

“好的,但是那个毒气应该怎么办?”旺达原本有些紧张的情绪被史蒂夫的话平复了,她准备好了之前练习的姿势,顺道问了史蒂夫关于毒气的意见。

“将毒气抽出来,旺达。”史蒂夫同时已经准备好自己,留下一句话给旺达,便用眼神示意旺达可以开始计划执行。“就是现在!”

旺达用念力将史蒂夫甩向楼层的第三层,然后她看见史蒂夫成功进去击倒了几个敌人。深呼吸几次后,在一旁的山姆就和之前演习一样,在旺达身边一边做掩护一边顺势把那些搞偷袭的敌人都放倒。随着旺达的双手挥动,念力像似有生命一样,然后建筑物里面充溢的毒气渐渐地被旺达引导出来。

青色的毒气开始凝聚在一起,虽然知道史蒂夫有着四倍的恢复能力。但是,旺达还是想要尽快将毒气排除,以免对史蒂夫的身体会受到伤害。将青色的毒气聚集在空中一个点后,旺达调动附近的空气,便在高空中用空气将青色的毒气分解形成了一个小型的龙卷风然后消失不见。

同时,一进到建筑物的史蒂夫立刻来个经典的盾牌攻击,将前方三名敌人迅速打趴,然后打算将包围他的另四名敌人顺便解决。他首先抓了一个敌人的颈项往后翻,随即抓起地上敌人的脚踝丢到另外两名敌人的身上。最后一个敌人,他果断把对方的膝盖踢断然后用盾牌击晕。

“嘿,队长,你在找我吗?”但是已经拿到生化武器的朗姆洛,早就已经逃出了建筑物,并且驾驶一个直升机,使用强化的导弹往仍在建筑物的史蒂夫射去。

“朗姆洛,这不是你的本意!”听到耳机传来朗姆洛的声音,他知道朗姆洛骇进了他们的频道。他看着破碎的窗外那架直升机,这样对朗姆洛喊道。

“对,不是我的本意,是九头蛇的!”几乎突然被激怒的朗姆洛一边这样回喊,一边开着导弹射向队长的所在地。

史蒂夫连忙用盾牌抵挡导弹,然后用力地往前面的尽头跑去,导弹在他摔下第二层的阳台的时候就不再攻击。史蒂夫可以感受来自身上的疼痛,脑袋甚至有些嗡嗡作响,他撑起自己的身体迅速给不知在何处的娜塔莎通讯。

“娜塔莎,我失去他的追踪。”史蒂夫呻吟了一会,语气低沉地这样对娜塔莎说道。

“他在我这。”娜塔莎简短地回复了史蒂夫,用双脚掐着敌人的脖子,然后一个翻身将对方摔晕。

现在的娜塔莎就在几辆战车附近,她潜伏到几名武装齐全的黑色敌人附近。一个迅速,她已经将打开的车门拍晕了一名敌人,然后踢了车的侧面当作接力坐到了一名敌人的颈项。她立刻启动双手的电力功能,用电力将敌人电晕后,便一个后空翻将刚刚的敌人摔向前面的敌人。之后,娜塔莎靠她惊人的近战搏击,陆陆续续将敌人给解决掉。

“哦,你这个该死的女人。”就在这个时候,朗姆洛出现在娜塔莎前面战车的车顶,他举起手上的枪对准了娜塔莎。

“朗姆洛!”娜塔莎一个箭步躲避了子弹,然后跳上了车顶与朗姆洛对持。原本想要进一步攻击的时候,朗姆洛扯住娜塔莎的头发,打开战车的顶盖将她丢进去。

“再见,女人。”没有丝毫的犹豫,也不管里面自己的伙伴是死还是活,朗姆洛立刻打开手榴弹的保险丢了进去,然后关上战车的顶盖。

“混蛋!”娜塔莎迅速打趴车内的人,然后她拽起一个男人的身躯,在手榴弹炸开的同时,她将对方的高大的身躯抵御了所以爆炸可能带来的伤害。经过一场噩耗后,娜塔莎不甘心地按了通讯机,跟自己的同伴报告失败。“他逃跑了,史蒂夫。”

“没关系,我追踪到他了!”山姆在史蒂夫原本想开口说另外一个计划的时候,传来了大好消息。

“立即行动。”史蒂夫听见后便下了命令,并迅速起身往山姆所说的朗姆洛逃跑方向跑去。

在跑的过程,‘很痛’这个是史蒂夫现在想要表达自己身体状况的词句。

因为刚刚击倒的敌人,身上的痛楚通过接触全部传到了他的身上。甚至,他们过去所经历的黑色背景,所有的一切都完完全全地在史蒂夫身上徘徊。

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偶尔史蒂夫还是会时不时为自己这个能力,感到一些无奈和庆幸。至少那些被他打趴在地的人,并不会带着疼痛死去,又或者昏过去。

突然,史蒂夫记得托尼曾经对他说过,他不曾相信一个人没有阴暗面。

每个人都会有阴暗面,就连史蒂夫本身也会有。他并不是没有杀过人,他甚至对自己的希望是在光和暗这两个选项,他是属于光的那一面。

他知道饱受黑暗折磨的痛苦以及绝望,没有人能够拉你一把,他们只乐意看你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渊中,不断挣扎然后发狂死去。黑暗中,你看不见任何的光,你知道冰冷以及空虚,你的灵魂就像是被主人遗弃的傀儡。

史蒂夫从那个黑暗爬出来了,因为他那时候有了巴基,巴基是他在人生尽头的光。因为有那个光源,他才可以继续在这个灰色的世界,苟延残喘地生存下去。即使我没有了全世界,但是至少我有巴基。

所以在巴基死后,史蒂夫更是要在黑暗中,把光的那一面带给大家,因为他不愿看见那些迷失在黑暗痛苦的人。哪怕,他来不及悲伤,来不及愤怒,来不及憎恨。

 

 

呐,你们试过吗?当你沉浸在黑暗绝望的时候,就在一线之差,恶魔将把你唯一纯良的灵魂夺取的惧怕吗?你的亲人和你的好友,在那个重要时刻却不能给予你帮助,你必须靠自己的双手点亮唯一的火花,让你不至于被隐藏在黑暗的恶魔带走。

这篇文偏长,走正剧。会改一些小设定,比较多打斗画面。

希望小伙伴们不会介意!一日一更!!请给我动力!!

我的文有点奇葩,真的很希望大家不要介意,哈哈!!XDD

请大家留言你们,最难忍受的情绪是什么~~XD谢谢!!

我是被催文的,哈哈!刚刚才修好全部内容~QAQ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