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日木

大家好~我是木木!是个业余的写手还有懒癌末期的画渣一枚!啊哈哈~
欢迎大家来交流同好丫~嘿嘿!请多多指教~

铁盾【痛感】1

史蒂夫站在一个落地窗,从某个楼层俯视着拉各斯(lagos)的繁忙小区,然后他按下耳边小型的耳机,与执行任务的拍档对话。

“状况如何?旺达。”史蒂夫一边问着,一边警觉性地观察楼下的人群。

“有着一群懒散的警卫,还有一辆看起来很酷炫的红色跑车。”在史蒂夫楼层附近地区的旺达,坐在一间非常不起眼的咖啡餐厅。然后她随意地环视了四周,随后平淡地回应史蒂夫的询问。

“你太没危险意识了,旺达。”娜塔莎就坐在旺达座位的不远处,眼神有意无意地瞄了一眼旺达,便将眼神放在刚刚旺达所提到的红色跑车上。“那辆跑车不是普通的跑车,它有着高档的反弹车镜以及一些高科技的引擎设施,看来你还要学很多呢!小女孩。”

“不就是一辆普通的汽车而已,你该不会不知道,我有念力可以将那些攻击力的子弹甩开吧?”旺达有些抗议地朝娜塔莎撇了撇嘴角,更加不屑那辆看似普通的红色跑车了。

“好吧,小女孩,我知道你很厉害,但请你不要放松警惕。”娜塔莎扯出了成熟魅力的女性微笑,无奈地看着旺达小孩子气的小动作,不怒反笑地提醒对方的松懈。

“山姆,在吗?”在旺达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史蒂夫的声音及时在这个阶段打断了。

“队长,我在。”山姆站在位于和史蒂夫同样大厦的顶楼,他静静听着队长的声音等待命令。

“看到对面车道的垃圾车吗?山姆。”史蒂夫看着楼下的车辆,拿起一旁的盾牌,继续向山姆示意。“调查它。”

“没问题,队长。”山姆抬起右手,用左手在右手上的模板划了划,从他背后就释放出一只机械红色的老鹰朝史蒂夫提到的垃圾车飞去。“扫描,红翼!”

红色的机械老鹰飞跃了重重障碍,最后飞到垃圾车的地下引擎,发射出红色的扫描光线。与其同时,扫描出来的结果出现在山姆右手上的模板。结果显示,此车辆超出了承载的重量,而驾驶的人以及另外一个乘搭者都装备着危险武器。

“队长,你猜对了。”山姆将检验结果用最简短的词句,回应史蒂夫。

“追踪它,山姆。”史蒂夫下令的同时,已经将盾牌套在手上,迅速地离开了暂时藏身的房间。“我们追踪了很久,这次绝对不能失败。复仇者,集合!”

“明白,队长!”各自待命的声音同时传进史蒂夫的耳畔,让史蒂夫严肃的眼神不禁因为他们整齐的声音稍微柔和些。

现在,他们在拉各斯(lagos)执行追踪九头蛇旗下雇佣兵-布洛克·朗姆洛(rumlow)。朗姆洛正打算劫持一个生化病毒当作武器,造成一个大规模的恐怖(份子)袭(和谐)击美国。这个计划最后被美国队长通过一些密道,发现了九头蛇这个阴谋,所以决定与其他人共同前来阻止。

史蒂夫在徒步追踪朗姆洛的路线时,不禁开始思考着他的行动,却不知觉地回忆起第一次和朗姆洛结识的记忆。那个时候,朗姆洛是神盾局的精英特工之一,虽然他同时也是九头蛇得力助手的卧底。

但是,在他做卧底的期间,他和史蒂夫却是为数不多能成为拍档的好朋友。不知道是朗姆洛的伪装技术太好,还是史蒂夫太过相信对方,他们几乎没有任何争执以及怀疑。他们甚至联手合作过无数次的任务,打击了各种罪犯并且得到任务上辉煌的成绩。

哦,好吧!可以说,现在的美国队长-史蒂夫心里不禁也有些难过。没有一个人会想要对一个昔日是拍档的好朋友下手,而且还是要阻止对方引发恐怖危机。他知道对方的过去,以及在深渊里挣扎的痛苦。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他拥有感受他人痛苦的能力。

史蒂夫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能力会在他的身上,几乎在他一出生以来,这个能力就不曾离开过他。他的母亲更是主张地称这个能力为,上帝的恩赐。

小时候,史蒂夫可以通过接触其他人,感受对方的一切痛苦。无论是心灵的,还是身躯的。只要是对方的痛感,他都能够透过接触一并将那个痛感带走。

而他每一次带走别人的痛感的时候,他的身体就好像被浸透在一个冰冷的海水。然后,有着无数的刺同个时间扎向他的胸口,身体更像是被什么力量撕裂着不断往外拉扯。痛感不断蔓延着他那时候娇小的身躯,眼泪也痛得干枯,嘴巴更因为痛而变得毫无血色。

而他第一次碰到的对象,便是他的母亲-萨拉·罗杰斯。当时,他可以看见母亲用无法言语的悲伤看着他,而他却无法回应母亲的悲伤,因为他那个时候已经痛得无法开口说话。

只那一次后,母亲再也没有触碰他。这让史蒂夫很难过,一时认为自己是不被疼爱的孩子,又或者是上帝不爱的孩子,是一个怪物。孩提时期,除了母亲会关爱他,就再也没有人会疼他。他的父亲在他出世之前,就已经去世,在战场上。

即使,母亲不再接触他,却依然对他爱护有加。他也努力做一个称职的乖小孩,直到他的母亲因病在他的面前去世。

他伤心地大喊,哭闹着,将双手放在母亲那双充满皱纹的手心,想要借此带走母亲身上的疼痛以及死亡。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看见母亲不同往常小心翼翼的温柔笑容,而是发自内心带着宠溺的笑容看着幼小的史蒂夫。

在最后的时刻,母亲温暖且粗糙的手停留在史蒂夫的小脑袋上,轻轻地抚摸着。这个举动让史蒂夫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呜咽的声音也卡在自己的喉咙,小小的双手不自觉地握紧母亲的衣角。

“史蒂夫,答应我,做一个像父亲一样,坚强又勇敢的孩子。”

“你是个好孩子,不要害怕自己的无能。你会得到更好,只要你学会去包容与承受。”

“很抱歉,我先离开去找你的父亲。但我从来没有要远离你,我的孩子。”

“那是因为,你的能力超出你负荷范围去承受,不该属于你的疼痛,史蒂夫。”“、

“或许它没有我们想象的糟糕,只要有一天你有能力去接受它。”

“它肯定是‘上帝的恩赐’,而总有一天你也会感激这个能力。”

“永别了,我最爱惜的宝贝,我的儿子…史蒂夫。”

史蒂夫甚至记不清自己怎样握紧母亲松开的手,他甚至带不走母亲的疼痛,只有感受到来自母亲对他的爱意。那个爱意,充溢着史蒂夫的心灵,催使他必须成长。他努力不让眼泪落在母亲的脸上,尊敬地在母亲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

史蒂夫拜托平常关照他家的邻居,埋葬了他的母亲。虽然仪式很简单,他也没有钱买到棺木去装母亲的遗体。但是,他知道,爱他的母亲将会在天上,陪伴着他,爱护着他,直到他成长甚至是死去与他母亲相遇。

之后,他便被带到了孤儿院,在那里他认识了与他截然不同的知己-巴基·巴恩斯。


时间线,是内战之前,可能直接写到内战后。

所以可能是个大长篇!我每日一更~或者两日一更。

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会继续把文写得更好,把我要表达的东西,更有力地传达给各位读者!

最后,求动力!!!XD

评论 ( 5 )
热度 ( 27 )

© 莫日木 | Powered by LOFTER